嘻嘻嘻嘻

【出胜】cross(5)

25胜×15出  25出×15胜,二人时空错乱,和之前一样,有孕期车。

XXX历X年X月X日,雄英发生了一件十分寡廉鲜耻的事情。
像往常一样的中午,艳阳高照,人声喧杂,天真的预备英雄们正享受着一天繁重课程中珍贵的休息时间。这时,一年A班教室突然传出巨大爆炸声,整栋楼都能感受到爆炸后的余威,引得一众气血旺盛学员都好奇的冲去看,老师们也连忙赶去控制现场。
但事发现场一点都不慌乱,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寂静,班里的所有同学都呆呆的停在原位,瞪大眼一齐看向属于绿谷出久的位子,就连一向冷静的轰同学都微微张大嘴巴,如果仔细看还可以看到一点害羞的样子。
本次案件的主人公正是一年级小有名声的绿谷出久同学,不过现在不应该称他为“同学”了,因为原本十分小巧可爱的绿谷同学,现在变大了不止一号,就像他的老师欧鲁麦特一样肌肉发达。
大新闻!
事情还要从刚才的爆炸说起。
绿谷君原本正享受着他一天中珍贵的午休时间,趴在桌子上,用胳膊把自己的娃娃脸捂得严严实实,睡得香甜,这时突然就在众人眼前,他自爆了,不知真相的可能会以为是爆豪又在欺负他,不过事实就是,他无缘无故的原地自爆了。
这就不说了,反正平时他被爆豪欺负惯了大家也就习惯了。可这次爆炸后,在原本属于绿谷君的位子上,却莫名其妙出现一个与绿谷君有着同样娃娃脸,身材却壮硕许多的男子,就像绿谷君有了欧鲁麦特的身材一般,把那件最小号的校服撑到极限,有些缝合的地方甚至已经裂开,包裹着他硬邦邦的肌肉。而裆部尤其引人注目,真是好大一坨!
不是故意去看,这东西也让一众女生红了脸,不过爆豪和轰君的脸也奇怪的红了。
这还没完,校服质量再好,也挡不住绿谷突然变大几倍的身材,那件小巧可爱的衣服,终于在众人的注视下,裂开了。
“嘣,嘣,嘣”先是扣子蹦开,然后是结实而极赋男人味的肌肉,还有裆部一大块不可描述的东西,完完全全展现在众人面前。
不仅是这些十五六岁的高中生,连绿谷这个二十五岁的成年人都被这猥琐的一幕镇住,只能惊讶的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众人赶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不可名状的一幕,一个身材完美的高大男子赤身裸体坐在高中生教室里,旁边还有一堆同学在围观,气氛说不出的寂静尴尬。
等等,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不,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我不是变态啊,不行,我要解释一下啊!
绿谷虽然心里慌得一匹,但表面还是稳如老狗的向他们说道,“嗯……大家好久不见,哈,哈哈哈哈……”
气氛一度非常尴尬。
“臭久,你这个……变态!!!”爆豪同学终于拍案而起,抬手就是一个爆破,被灵活的大绿谷躲开,爆豪又跳向他来一拳,这一下更是了不得,绿谷下意识躲开这熟悉的攻击,手一勾,一下把还十分小巧的爆豪抱到怀中,双腿分开坐到自己腿上,屁股正坐到那一坨巨物上。
爆豪感觉自己好像坐到什么又热又硬的东西上,敏锐的他立刻明白这是什么东西,脸气的“唰”一下红了,嘴唇颤抖一时说不出话来。
而罪魁祸首大绿谷虽然知道自己这无意的一下有猥亵未成年人的嫌疑,还是被怀里青年身材,他记忆中的白莲花给迷惑,没有第一时间松手,甚至还吃了几口豆腐,这难以言喻的幸福感是怎么回事啊喂!
“啪”在大绿谷再一次收紧放在爆豪腰上的手时,爆豪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真的没有留情,绿谷脸上立刻出现可怜的红印。
最后大绿谷以非法入侵还有猥亵未成年人若干人的罪名被带走了。
“所以,你是来自十年之后的绿谷出久君,因为吃了发明目的药被送到十年后了?”十年前的老师相泽消太敲着桌子问到。
“是的。”
“那就没办法了,今天的事就当事故处理了,那你先回去吧,照你说的,等待药效过就能回去了,这期间相信你能保护自己,学院就不派人保护了。”相泽欣慰的看了看绿谷,这家伙果然之后出人头地了,还长得这么壮实,不知道十年后的自己是怎么样的……咳咳,不行,不能问这种问题。
他挥挥手示意绿谷可以走了,绿谷一鞠躬告别他,也回了自己的家。
真的是十年前的家,还是这么让人怀恋,香气扑鼻的饭味,温馨的布置,温柔体贴的母亲,一切带着岁月气息的记忆扑面而来,让绿谷有些湿了眼眶。
“你是?……”绿谷引子打开门,手里还掂着勺子,只见一个高大的绿发男子站在门外,本来现在是出久回来的时间,不见儿子,却来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人,和儿子如出一辙,正瞪大眼看她,眼角还泛着泪光。
绿谷向引子解释来意后,引子立刻不敢置信的瞪大那双与绿谷相似度极高的绿眸,捂嘴惊呼,“所,所以你是十年后的出久?”
绿谷笑着点头,一把把引子拥入怀中,声音平稳而有磁性,“妈,是我。”
“你长大了啊,健康的长大了,真好……”引子抓住大绿谷的胳膊,捏捏他隆起的肌肉,把头埋入这具结实身体中,深深吸几口气,连有些红,仔细看还能发现她的手在绿谷胳膊周围来回晃,似乎有些不敢置信,不敢去摸这些硬邦邦的东西。
就这这个姿势保持了一会儿,引子猛的把他一推,担心道,“那,那出久,现在的出久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绿谷摸摸头,“这个我也不清楚,咱们先进门,”他把引子推入门,合上,确认周围没什么偷听的,又道,“这次的药效时间不确定,不会太久,最多不超过半个月,您就当长大以后的出久来陪您度了个假,您也放心,十年后的我不会有什么问题,他会由小胜看管的。”
“小胜?是隔壁家的孩子吗?你来之前和他说好了吗?”
“嗯……算是吧。”绿谷不好意思的笑笑。
引子又问了他一些以后会怎么样之类的事情,绿谷之前被发明目警告过不能透露未来的事情,所幸引子也没有问太多重大事件,大部分还是些菜价会涨多少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这些说了倒也无妨,其它的他也都糊弄过去了。
绿谷和母亲諞了好一段时间家常,諞着諞着已经到了八点,引子连忙把饭菜热一热端上桌,一边吃饭一边看了些曾经看过的综艺节目,就被催着上床睡觉了,毕竟这个时候他还被引子视为正在长身体的小男孩。
可今晚对他来说,注定是个不眠夜。
他到十年前已经过了十个小时,也才十个小时,就在这之前,他还和小胜翻云覆雨了一番,那小洞的紧实感他现在依然在回味,尤其是他一来小胜就对他投怀送抱——至少他自己这么觉得,心中似乎有什么很纯洁的记忆被猥琐的东西唤醒,弄得他都觉得自己像个变态。
汗珠划过大腿,发红的肌肤,水润的嘴,……不行不行,现在是十年前,小胜还未成年,他好歹也是个公务人员,不能带头犯案。
而且这时候小胜喜不喜欢自己他还不知道,要是干了什么坏事,影响他五年之后的告白,让他继续当单身狗,他就不知道该上哪儿哭了。
这么想着,他强迫自己闭上眼,想着小胜现在在干什么,十年前的自己看到那个样子的小胜一定会很惊讶吧,小胜还不知道会怎么整自己呢。
不过他没想到胆大包天的是自己,一上来就趁人家睡觉迷j了人家。
在他和自己的淫欲作斗争的时候,窗户透过的光却打乱了他。
他和小胜是隔壁,虽然不在同一栋楼,但两家却离得很近,他能看到小胜的房间,不过自从小胜发现自己偷窥他后,每次放学都会把窗帘拉上,这次却不知是看自己房间黑着还是怎么,没有拉窗帘,让他终于有机会看到久违的小胜。
他戴着眼镜正写作业,小胜虽然平时看着很嚣张不像头脑型英雄,但其实该下的苦功夫一点都没落下过,个性的练习也很紧张,成绩却一点不差,很多时候都比他优秀,这样的小胜才让他深深迷恋,强大,坚定,比欧鲁麦特更近的英雄,他的目光从未从他身上离开。
暖色灯光照着小胜稚气未脱的脸,他似乎碰上了什么难题,撑头皱眉,眼睛盯着没眨巴过,认真一如既往。
绿谷感觉自己现在什么淫欲都没有了。
小胜好可爱,现在还只有这么小啊,眼角比十年之后吊的厉害多了,很凌厉呢,下午吃他豆腐的时候发现他腰也很细,屁股也还很小,不如之后手感好,抓起来像在抓布丁,但充满少年的青涩感,真是记忆中的感觉。
看着回忆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绿谷已经睡着了。
第二天是周六,不上课。
爆豪本来准备出去买早饭,但一打开门就发现自家门口有一个绿油油的傻大个,正提着一袋辣饭团——他通常的早饭,站在门口傻笑。
“小胜,我来串门了。”
爆豪毫不犹豫就大力摔上了门。
但被绿谷大力出奇迹的拦住了,还不是用夹手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段,而是在一半拦住了。
“切”爆豪不屑一声,“你是十年之后的臭久?”
绿谷瞪着大眼睛点头,“相泽老师已经说了啊?”
“嗯,不过臭久就是臭久,十年之后还是臭久,我才不管你之后多么牛逼,我一定会超过现在的你就对了,所以你不要在这里碍事,走开,我要去买早饭。”
说着一把就想推开他,然而又被绿谷很顺手的抱在怀里,鼻子里吐出的热气全撒到脖子上,第二次被这样抱住,简直是耻辱!
绿谷发誓他真的是无意的,就在小小的身体被自己无意识抱住的一瞬间,他就松开手,做投降状,尴尬的笑笑。
“我不是故意的。”
本来还好,听到这番话爆豪的脸却一下气红了。
无意的?他是说他没有认真起来就轻松把自己制服了?
这下真的生气了,绿谷还没反应过来,爆豪就已重重把门摔上。
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绿谷狠狠拍了自己一下,“我真是……”明明告诉过自己绝不能用自己十年后的力量让小胜有什么压力的,没想到还是让他生气了。
其他人可能还会反感爆豪爆炸的自尊心,但作为竹马竹马的绿谷却早已明白小胜的性子,一系列吵架总是他先服软,小胜生气第一时间找自己的不对之处已经是习惯了,像小胜这样爱炸毛的猫就应该顺毛撸,撸一撸就会觉得,其实这样也挺可爱的。
绿谷看着自己手中已经有点凉了的饭团,又看了看门,估摸着自己大概不能进去了,有些失望的低下头,像一颗蔫儿了的绿叶菜,也没办法,只能在小胜家周围找个地方悄悄呆着。
他这个方法显然是有经验的做法,不久,爆豪便又打开门,四处张望,看没有绿谷的身影,便出门。依绿谷的经验,估计是觉得自己没必要为这么点小事打乱计划,去买早饭来着。
大绿谷悄悄尾随上去。
爆豪总觉得周围有什么不对劲,一开始还以为是大叔绿谷又在跟着他,可四处查看又什么都没发现,心里那股火气就上来了。
他加快脚步,走进一所他之前从未去过,想来大叔绿谷也该不熟悉的bar。大绿谷远远一瞧这地方怎么熟悉得很,走近一看,卧槽,这不是他成年后还没有和小胜交往时会去的gay吧么?小胜知道这是哪儿吗就去,他还是未成年啊喂!也没个人拦拦。
绿谷赶紧进去,bar里光线很暗,爆豪已经进去一段时间,一时间也看不见他。绿谷着急了,这里可什么人都有,有绅士也有变态,小胜这么可爱很危险啊……话说其实变态还好啦,小胜会好好料理他们,但是绅士什么的……
他想咬手绢。
话说小胜不会来过这儿吧?
……
小胜,你在哪儿?
爆豪进来的时候就觉得这里不太对劲,为什么这里的女生不仅个高,而且说话声一个比一个粗犷,还有为什么有男人在接吻,那三个脱裤子的是想干什么啊喂!
他小脸一红,低头无视一众惊讶的目光,随便就找个没开灯的房间冲进去,关上门,本以为可以松一口气,但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黑暗中似乎有几双眼睛在反光。
房间里有一瞬间的尴尬,原本在这个房间的几个人看突然闯进来一个似乎还没成年的孩子,很懵懂的样子,都不知道该怎么缓解一下这个尴尬的气氛。
“额,咳,小兄弟,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这个房间已经有人了。”
爆豪一瞧,卧槽,几个大男人赤身裸体躺在一起,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再傻他也该知道自己这是进入什么禁地了。
他张着嘴一顿,随后以迅风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又冲了出去。
但一出去,他就看见大叔绿谷似乎在找他,一急,他又冲进了对面黑着的房间。
这次他却没有这么好运。

如果觉得写得还不错,请天使们点左下角小心心❤

【abo/出胜】silent(7)

勇者出×魔王胜,私设,abo生子,孕期车,有剧情

这里是哪?
睁眼,尽是刺眼的烛光还有不熟悉的景象。身上的被子柔软而暖和,被一堆软和的枕头包围,身上穿着不习惯的大一号睡衣,旁边是香气扑鼻的热可可,还盛了一碗粘稠的奶油浓汤。这里跟个公主房一样,温馨的真不像是他会呆的地方,爆豪首先这么想到。
他想动动身体,但一股莫名其妙的负重感像一个五百斤的大胖子,简直压的他喘不过气,每一块肌肉都充满酸涩感,高挺的肚子也让他腰部发虚,他只能放松身体,把自己埋入被子里,静静积蓄力量。
爆豪皱眉,觉得身体不对劲,他试着发动个性,可手上别说爆破,连火星都没溅出来,力量仿佛都被掏空了一般,这令他大觉不好,于是猛的起身,而此时门却开了。
进来的是一个矮胖的妇女,绿头发绿眼睛,脸部肌肉有些松弛,想得出在年轻时应该也是一个美女。而那双大眼扑闪扑闪,正惊讶的看着爆豪。
莫名让他想起可恶的废久!
“阿拉,你身体这么虚弱,怎么还下床了呢?快快,回到被子里去。”绿谷引子放下手中的餐盘,把爆豪塞进被子里,又给他敷上热乎乎的毛巾。
爆豪一言不发被她塞入,身体使不上劲没法抵抗,只能很凶的看着她。
“小可怜,怀孕这么久了身边却还没有个alpha,很辛苦吧,没关系呦,现在安全了,我这里有安抚剂,能让你舒服一点。话说你为什么倒在了森林里,这太危险了,要不是我去里面采蘑菇,你还不知道会被怎么办呢。”绿谷引子一脸心疼的摸摸爆豪的脑袋。
那手掌很小却很温暖,带着这个年龄妇女身上有的令人安心的香气。爆豪本来极度厌恶人类,但这次不同,他嗅着绿谷引子的气味,仿佛废久在身边一样安心。
不过他还是很凶的看着引子。
但引子不为所动,只是笑笑,像母亲看着自己闹脾气的儿子。
半晌,爆豪声音嘶哑的说,“这里是哪?你是谁。”
“啊,听听你的声音,先喝一杯热可可吧,我的手艺你一定会喜欢!”引子听爆豪声音嘶哑,连忙扶着他让他坐起来,并递给他热可可。
爆豪看了两秒,喝了。
还不赖,但他更喜欢辣的东西。
“你可以叫我引子阿姨,我儿子和你差不多大,是个勇者哦……我早上去森林里采蘑菇的时候看见你全身精光的躺在地上,还发着烧,又是孕妇,我想着如果放手不管你会很危险啊,就想办法把你抬回来了。”引子欣慰的看着他喝完,说道。
躺在森林里?他在森林里昏倒了?爆豪握了握拳,仅仅这样都觉得有些吃力,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封住一般。到这里他已经察觉,可能是那两个女alpha的球有封住个性的作用,而他在破开球后力气用尽,昏倒在降落的森林里,被这个人捡到带回家了。
“你的alpha呢?怎么让你一个人在那种地方?”
“……”
“是吗,我知道了,那是个坏家伙吧,不想提也好,没关系了,你就在我这里养胎吧,我照顾孕妇可是很有经验的哦,相信我。你一定不能和自己过不去。”引子想也许又是一个alpha抛弃omega的伤心事,怜爱的摸了摸爆豪的头。
其实爆豪从刚才就觉得很奇怪了,这里不仅隐约有着臭久的气味,这个大妈还这么像臭久,发色,眼睛,还有气质什么的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们难道是亲戚?而且她刚才还说他儿子是勇者,这是不是太巧了。
“你儿子……叫什么名字?”
“嗯?我儿子?叫绿谷出久,也是个alpha,相当有名哦……哦,我知道了,你闻到气味应该很在意吧,没事的,他最近不会回来,你不用担心,嗯,虽然你也是个美人,不过我儿子已经有喜欢的了,最近还说要把儿媳妇带给我看看呢,阿拉真是讨厌,尽是我在这儿说。”引子俏皮的笑了笑。
真的是他啊!!!
爆豪表面稳如老狗,实则心中慌得一匹。
真是孽缘!雄英大陆这么大,怎么偏偏被臭久他老娘捡到了,偏偏他现在怀孕虚弱得很,又没有魔力了,大概是那个球的原因,若是想恢复魔力怕是还得等上几天,这期间要是绿谷那家伙回来了,倒也不是什么大事,这里毕竟是绿谷的家,依那家伙黏黏糊糊的麻烦性格也不会让他受伤,算得上不错的疗养地,如果可以他还是很乐意在这里多住几天,但想到那家伙在自己怀孕之后的龟毛样,他就不想见到他。
烦得很!
于是他一把拿掉头上的毛巾,扯开衣服就欲下床走人,但此时小腹却传来一阵绞痛他痛的眼前一花,直生生跌回床上。
“唉!你怎么还乱动,没事吧,小心孩子啊!”引子连忙把他扶上床,拿起毛巾一边擦汗一边抚揉他的肚子。
“呼气,吸气,呼气,吸气,好,就这样。”

【出胜】cross(2)

25胜×15出  25出×15胜,二人时空错乱,和之前一样,有孕期车。

“就,是,这,样。”爆豪踹了绿谷一脚,这一脚虽然没使劲儿,却把发呆发愣的绿谷踹出好远。
绿谷一屁股跌坐到地上,楞了大概三秒,随后迅速做道歉状跪拜磕头,头砰得一声抢地令爆豪吓了一跳。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万分抱歉,我真的没想到自己能对小胜做出这样的事来,真的禽兽不如!!”绿谷狠狠地高速磕了几个响头,抬头,大脑门肿了一大块,眼睛红红的,泛着水光,可爱的紧,爆豪心一下就软了,当初臭久就是用这一招拐骗他的。
“您的意思是,十年之后的现在,我们在一起同居了,但是十年后的我把您囚禁起来,还做出了,这样的事……是吗?”绿谷小心翼翼的问到。
“不是囚禁!我只是没出去而已!还有,别您您您的!”爆豪又踹了跪在地上的绿谷一脚,把绿谷弄得脸红心跳,因为一抬眼就能看到被蹂躏过的青年小胜,想到这是长大之后的他干的,虽然真的禽兽不如,但他心里还是有一道声音在说干得漂亮。
“不过啊……”爆豪凑近绿谷,打量着,绿谷一下又红了脸,“虽说那个家伙要是就这样死在十年前也不错,但他要是真的回不来,我会很麻烦啊。”
“……?”
“所以,”爆豪起身,走向浴室,“去找件衣服,我们回学院。”
听着哗哗的水声,看着氤氲的浴室,面对满是情色气息的房间,绿谷又凌乱了。他木然起身,翻出一件大绿谷的紧身背心,权当大号嘻哈风背心。
要说他是怎么知道这是大绿谷的衣服,又是一件令人面红心跳的事:这个房间似乎不是平常睡觉的房间,更像一间调教室,周围满满是蜡烛,调教鞭,跳蛋什么的,地上有一件被撕烂的低裆裤——小胜的风格,还有几件丁字裤和情趣内衣,想来也不会是给大绿谷用的,除此之外都是这样简单的背心,整整齐齐叠在柜子里。
也许大绿谷根本没有在这间房子里放什么正经的小胜的衣服。
变态!!!
可他又红了脸,感觉鼻子热热的。
在通往雄英的小森林中,有一前一后,一大一小两个披着绿斗篷的身影,前面那个身姿矫健,脚尖一点树枝便像箭一般射出,墨绿斗篷滑出潇洒的曲线,像风一般穿梭在枝叶之间;小的那个在地上跑也是步伐稳健,但比起爆豪就逊色许多。
这就是十年之后的小胜吗?真帅,职业的英雄,小胜已经这么强了吗?自始至终,他的目光总是追随着小胜,他是流星的尾巴,小胜就是耀眼的流星,滑落天空,形影不离,又遥不可期。
如果十年之后他真的能和小胜在一起,他真的成为像欧鲁麦特一样的英雄,尾巴是否能和流星合为一体,他十年来日思夜想,神魂颠倒,如庄生梦蝶黄粱一梦的期望,又能否化蝶成蛹?
像他现在如此吃力的跟着小胜,小胜至始至终都没有回头看他一眼,他们之间差了十年的光华,脚步在贴近,身体曾经契合,灵魂却依旧万里千山。
也许这只是一场长长的真实的梦,他眼里只是满布流光,他和小胜的纠葛从他生命的第五年就已埋下种子,十年浇灌不曾生根发芽,即便是再一个十年,即便这鬼使神差的会面不是大梦一场,他们又能走到终点吗?
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理智觉得这都是自欺欺人的幻觉,心里不知名的悸动却不甘退败。
如同他现在的奔跑,追不上,不敢停,不愿停,停不下。
只能继续奔跑,哪怕这场追逐会持续无数个十年,跑到时间的尽头,也许他们真的是流星,尾巴在流星落地的一瞬,终于如愿以偿的和那光芒融为一体。
“臭久,别落太远啊。”
小时候小胜曾对自己这个小跟班这么说道。
“爆豪?!你怎么来了?你这几天都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你失踪这几天落下多少任务?第三的英雄是能这么随随便便消失的吗?幸亏绿谷君全都帮你补上了,要不然还不知道要捅多大篓子。绿谷君可累惨了,他的任务也很多,不知道来我这儿恢复了几次!”恢复女郎跳起来狠狠地敲了爆豪的头几下,气的火冒三丈,“你们现在不是都交往了吗?你还这么欺负他,你就是欺负他老实!”
“哈?吵死了,那是他活该。”这几下对爆豪来说简直不痛不痒,他一把扯开斗篷,里面是一件有些大的背心,大概是大绿谷的,这样就露出领口一大片皮肤,以及星星点点吻痕。
“……真是新鲜啊,你们就是在干这些事吗?绿谷君的体力还真是好,话说不要露出来给我看啊!好歹检点一些!”回复女郎更加生气。
爆豪却不以为然,“这你要跟他说了。”
“……”回复女郎(¬_¬)状坐回椅子上,“算了,你来有什么事?……等等,你的肚子怎么了?”刚才太急没注意,但身为医生她还是很快发现爆豪的不对劲,“怎么鼓起来这么大一块?”
“这个……”爆豪难得不自然的遮了遮肚子,“没什么。”绿谷一看,确实比平常大一些,之前房间里太灰暗,气愤太暧昧,他没好意思多看,只以为是,咳……jy涨得,现在爆豪肯定把射进去的东西都排出来了,却还是这么大,那一定不是这个缘故。
难道是胀气?
“你这可不像没什么的样子啊。”恢复女郎无奈的再次跳下椅子,现在毕竟过了十年,回复女郎身体也大不如前,看这位老师苍老许多的面容,绿谷赶忙上前去扶。
“唉,谢谢你啊小同学。”回复女郎对绿谷一笑,虽然这个孩子连被斗篷遮得掩饰,单身上却又一股熟悉的那个孩子的气息。
她上前去摸爆豪的肚子,爆豪躲了几下没成功,也就不情愿的让她摸了,“小病罢了。”
“小病?”回复女郎一皱眉,这手感,这弧度,这品相,怎么有点不对劲呢?
“你过来先拍个……B超看看。”
B超?
“有什么好拍的?!什么都没有!”爆豪一下炸毛。
“不想拍就说实话,你怎么了?生个小病可逃不过我的眼。”
“……切”爆豪和回复女郎对视两秒,一扭头,张嘴,合上,再张嘴,再合上,反复几次,恢复女郎只是淡淡等着他回复。
“都是……臭久的错,都怪他给我吃了什么奇怪的药,害我……”爆豪红着脸,咬住嘴唇,怎么都不愿意再开口了。
“怀孕了?”
唰唰两下,红透两张脸,一张是爆豪的,一张是绿谷的。
什么?怀孕?他果然是在做梦吧,男人怀孕什么的不可能的吧,为什么这两个人都不觉得奇怪?本来长大之后的他能和小胜在一起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居然还让小胜怀孕什么的,他的孩子,他和小胜的孩子,他要当爸爸了……
鼻血真的快要流出来。
“唉……其实这也有我的错,之前绿谷君说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拴住你的心,我就开玩笑说‘学院新发明一种能让男人怀孕的药,你要不要试试?’没想到他之后真的去要了……其实这也挺好的不是吗?你们不都是独生子吗?”回复女郎尴尬的笑了笑。
……好个屁!怀孕的是老子又不是他!
“算了,”爆豪道,“事到如今也不能打掉,您只要别说出去就好了,我今天来也不是做孕检,是想让您看看这个。”爆豪一把拉下绿谷的斗篷,露出一头绿油油且蓬松的毛,“臭久不见了,这是十年前的臭久。”

如果觉得写得还不错,请天使们点左下角小心心❤

【abo/出胜】silent(5)

勇者出×魔王胜,私设,abo生子,孕期车,有剧情
爆豪被这缠人的怪球弄得心浮气躁。刚落入陷阱时,他对这那东西就是一番狂轰滥炸,但这玩样只跟个受气包一样吸收了他全部的攻击,也不反弹或是收紧,只是结结实实的受了这一切。但这一声不吭就把自己治住的手段爆豪实在是不能忍受,他收紧肌肉,这一下用出十分的力气和速度向那球壁出拳交错爆破,在这样的攻势之下球壁终于出现几条裂缝,爆豪便看准那些地方猛烈打击,裂缝于是接二连三的出现,到后来这球终于无法承受,破裂几个大洞。
这种情况完全不能怪罪发明目,不管理由是没有考虑到爆豪平常的力量,还是设计不够精密结实。因为与爆杀王交手过的人都可以作证,如果这批攻击是在外面打出,别说这已经烧的半毁的森林,也许方圆几十里已经被夷为平地,这可是能够和勇者木偶与勇者焦冻一搏的力量啊!
更何况谁能想到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能不顾一切跟个疯子一样打出这番无疑会伤到自己的攻击!
爆豪戴着破破烂烂的球离开,也不知道到了哪里,因为丽日还没解开对球施展的个性,他又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在空中漫无目的乱晃,堪堪凭直觉躲过一些危险。
那洞又碰巧让自己腿露出,勒着肚子,即使强悍如他,怀孕期间在一番激烈的战斗后又被勒着肚子在高空中飞翔几个小时,也是吃不消。
悲喜交加的是,飞行并没有持续更长时间。爆豪突然感觉肚子一轻,然后肩膀和头上就好像顶了千斤顶一样重,身体飞速下落,他感觉胃都要吐出来,累赘的大肚子也阻碍他做出迅速反应,只能暂时忍住呼吸,集中精力,手掌聚集力量,爆破飞行着一边下落一边向前滑行。在快撞上一座山时,爆豪敏锐感觉到前方有东西,于是减速,脚贴着山壁减速降落,在球撞到地面时他终于能喘上一口气,而在这番折腾后,那球也终于完全破裂,烧成灰烬落到地上,无影无踪。
爆豪在地上躺了一会,发现身体并没有感到疼痛,于是挣扎着站起来,拖着身子又走了一段路。也觉得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两眼发蒙,身体有些僵直,感觉不太受自己控制。
他看了看天色,夜晚还没有过去,又环顾四周,发现不知道又落入哪片树林。他晃晃晕眩的头,堪堪聚集精神想到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绝不能在此多停留,太危险。现在可能只是激素的作用暂时封闭了他的疼痛感,也许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没出息的倒下,所以在还能动时要尽快离开。
打定主意,他又把力量聚集在腿部,正欲奔走,只感到退忽然失去知觉,不受自己控制,身体也僵硬的倒下,眼前闪过从草地到月亮的那片弧度,之后意识便开始远离身体一般,不知所踪。
“有谁……”
“有没有谁来帮忙啊?勇者轻灵受伤昏迷!”
蛙吹跌跌撞撞地背着丽日回到学院,大喊一声,然后被门槛拌了一跤,丽日也摔到地上,二人均是想爬也爬不起来。
“轻灵,绿动精灵!快来人,去叫回复女郎!”
“等等,慢点,别摔着了!”
“让开让开,有受伤人员!”
这一下学院周围众人都焦急的拥上来,手忙脚乱,急着往医护部抬。众人都没想到这两位强悍的女勇者能被伤到这个地步,不知道是对上了什么,紧张的气氛一下蔓延开来,消息一传百,百传千,不一会就聚集了黑压压的一片人,有的是来帮忙,有的只是来看热闹。
“哇!这是什么情况?蛙吹和丽日怎么变成这样了。”
上鸣在二楼听到声音往下看,被她们的伤势吓得不轻,“这得是什么级别的敌人才能把她们打成这个样子……哇,真是,衣服都烧没了!”
“下流!这种时候你在看什么呢!”耳郎打了他后脑勺一巴掌。
“我没……没那个意思啊!”上鸣委屈地说道。
“饭田,你知道丽日他们是去做什么任务了吗?”常暗转头问。
“不,”饭田摇摇头,担忧的看着她们,“我只知道这次任务是相泽老师秘密授予的,她们一个字都没跟我说过,还是我无意中看到的。”
“这是要发生什么了吗?”一旁的叶隐透小姐说道。
“是的,的确有事情要发生了。她们大概是去抓捕爆杀王时受伤的。”八百万从远处走来,身后是刚完成任务的轰。
“爆杀王!疯了吗?没事去招惹那个疯子,”耳郎似乎想起什么不好的经历,打了个哆嗦,“那家伙打起架来真是毁天灭地的,完全不能想象那是omega能干出来的事!”
“是啊,那家伙相当残暴,精英部队围剿几次都被炸的遍体鳞伤回来,不是一般不会去动他吗?”上鸣看起来也对爆豪的可怕相当有体会,做了个夸张的掐脖子的动作。
“这次是因为特殊情况,据说爆杀王最近身体十分虚弱,是抓捕他的好时机,龙峡谷那边的路最近又必须清理出来,所以就私下派丽日和蛙吹去了,但没想到被打的这么惨。唉,还是轻敌了,那毕竟是魔族第一的爆杀王,至少也要有像轰君或绿谷这个级别的去才行。”八百万叹了口气,担忧地看向医护部的方向。
“等等,私下里?而且为什么不多派几个人,那样把握不是更大?”常暗问。
“还有为什么龙谷必须清理出来?这件事重要到不惜抓捕爆杀王也要完成吗?”饭田也提问。
“哦,事实上我正要说这件事,还有各位,我们有任务了,先跟我去相泽老师那里吧,我们一边走一边说。”八百万顿了顿,随后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对他们使了个眼神。
众人一看她这幅表情,便知道一定有什么要发生,而且事情并不轻松,因为她叫的是‘各位’,也就是A部队的所有人,这是这十年来极少出现过的状况,每次出现必然是遇到大事情,也许他们接下来要面对的任务,会比想象中更严峻。
本来观察现在的形势,听到一些风声,已有最近会发生大事的预感,但事情这么快就降临还是让人措手不及。
意识到这个,众人都紧张起来,对视片刻,便沉默地跟着八百万去找相泽。
“各位,战争要开始了。”半晌,从刚才就一直一声不吭的八百万终于轻声说道,“相信大家一定有所耳闻,是与X国的战争,龙谷是学院和X国中间重要的中立地带,学院要拿下它才能打响胜利的第一炮,这是很重要的。而各位也都知道如果爆杀王在龙谷,必然会阻挡我们的进攻,这也是要抓捕他的原因,但为什只派丽日和蛙吹,老师就没有告知我了,我猜也许是不想浪费太多武力吧。”
“和X国的战争吗?”众人一副还是来了的样子,“之前allmight战争的遗留问题弄得边界事态频发,这几个月X国实在是太嚣张了,学院多次发出外交警告都被无视,果然是要开战了吗?”
“的确,如果真是为了开战做准备,那么清理或者抓捕爆杀王就是必要的事了。”饭田一推眼镜。
“那么叫我们去是要下达什么任务?学院准备直接出击还是先蓄力?”切岛夸张的隆起自己的肌肉。
“额……”八百万似乎对他莫名其妙的积极不是很懂,“这要问老师们了。”
众人推开校长室的们,惊讶的发现绿谷已经在里面等着。
“绿谷君,你先来了啊,我还以为你会先去看丽日君。”八百万说。
“我刚去过,但被赶出来了,现在正在手术。”绿谷扶着桌子站着,刚才好像在和相泽说话,现在转身,僵硬的笑了笑,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众人皆以为他是因为丽日受伤才情绪不佳,也没放在心上。
“绿谷君不用担心,丽日君和蛙吹君肯定会好的。”
“谢谢,我知道。”
“咚咚”相泽敲了两下桌子,“好,都到齐了吧,现在跟你们说这次的任务。”他看了眼绿谷,略微停顿。
“丽日和蛙吹的任务失败了,爆杀王没有被抓捕,但有一个好消息,”说到这里,他又一顿,“就是现在爆杀王确定已经离开龙谷,并且丽日她们用了发明目的支援装备,是个,额,简单来说就是能暂时封住力量的东西,虽然不知道爆杀王是怎么在那种情况下逃走的,但他现在肯定失去力量了,这是我们的好时机。”
“十年前,在AM(allmight)战争中,X国作为战胜国向学院发来停战协议,这是勇者欧鲁麦特的功劳,我们能够在这次损失惨重的战争中暂时保存下精英种子,也就是你们。但这也遗留下很多问题,有一项最重要的,就是onel for all的所有权,即绿谷君的归属问题。绿谷君的籍贯在战争前属于学院的领土,但战争后作为停战割让土地的条件之一,那片地区现在已经是X国的国土。当然,绿谷是学院重要的一份子,之后也早已调整国籍,这一点是没有争议的,受欧鲁麦特的影响,人们早已认同绿谷君是属于学院这一点,不论是哪一国的人。”
相泽在这里停下,突然呼出一口气,神色严肃,“但是,据消息,敌联盟又和X皇室合作了。”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固,众人眼中流光窜过。
“敌……all for one已经死了吧,敌联盟也该被摧毁才对,为什么又会和X皇室联手?”饭田道。
“十年前被all for one控制的国王已经死了,现在的国王据我所知是个不错的,而且还曾经在学院学习过,导师就是欧鲁麦特,他也算受学院扶持才能上位,又怎么会在十年内开战?”八百万皱眉思考着。
“而且即使敌联盟还在,all for one已经死了,他们口中AM战争的目标,个性集聚,也早已失去完成的可能,他们现在争绿谷君的归属又有什么意义?”常暗提问。
其他人也点头,看来是都对这些问题很费解。
“嗯,很不错,这些都注意到了。事实上,这一系列事件的起因,正是X国国王,心操人使的死亡。”
因为在那一瞬间,死神便张开了他那巨大的镰刀,不管是一心维护他人幸福环境的勇者,被爱情弄得焦头烂额的男人,还是摇摆不定,难以做出取舍的人,都无法在这一事件之后,维持原有的平静。

额,把心操大大写死了真的罪无可恕,但实在是没有比他更合适这个角色的了,绝对是有原因的!

如果觉得写得还不错,请天使们点左下角小心心❤

【abo】silent(1)
原来的被删了,重发。

勇者出×魔王胜,私设,abo生子,孕期车,有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