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嘻嘻

【abo/出胜】silent(2)

勇者出×魔王胜,私设,abo生子,孕期车,有剧情

龙峡谷一点都不近,离学院差不多有普通人不眠不休走一个星期的路程。
它在X国边界,是一道天然对抗外敌入侵的屏障,千百年来不知道在这里发生过少次战争,大大小小,数不胜数,却一次也没有被攻破过,多亏如此X国才能这么多年不用担心邻国侵扰,简直就是欧鲁麦特一样的存在。
但也是魔族的聚集地,也不知道这么魔性的地方是不是有这个原因。
可这些对绿谷出久来说都没有意义。风雨在耳鬓厮磨,落叶声喋喋不休,让绿谷如此着急的原因,只是因为那人在那里。
小胜,我马上就来了!
绿谷并没有像宣传的那么大公无私,他也有自己的一点小私心。当然公主他会救,可他之所以答应的这么痛快,大部分原因还是小胜在那里,他是盘踞在那里的魔王。
学院对他的管理十分严格,平时除了出任务,几乎不能出去,就连他的老师欧鲁麦特的祭日他都要提前申请一个月才会批假。
因为他是第一勇者,他不能随便。
好像见小胜,好想见他,这种思念已经快淹没绿谷,他刚在本子上写得全都是小胜,小胜对他而言就是毒品,时时刻刻都离不开,扣不掉。
也舍不得。
二十年前,他只有五岁的时候,无意中走到这里。那时候他还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男孩,连alpha的天生优势都还没显现,到这里单凭一股对欧鲁麦特的憧憬,都快吓尿裤子。见到暴躁的小胜本来还以为会被杀掉,结果他只是说了一句“我不杀小孩。”就离开了。
但他那时实在是太熊了。
他抱住爆豪的小腿,哭着赖上他。那时
爆豪也和现在一样狂放不羁,不穿衣服,魔族一向敏感,身为omega的小胜对他十分排斥,大概已经看出他将来的第二性别。这种情况就像一个爱吃火锅的人得了口腔溃疡,不能吃,那就只能远离。远离不成,按小胜现在的性格,一定会把他炸的片甲不留,可当时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留了他一命。
算得上引狼入室。
小胜很强,不管是对侵犯他领地的魔族,还是越境军人,都会打的他们屁滚尿流。不清楚他身份的自己就单纯的仰慕他,比起一辈子的偶像欧鲁麦特,他像一个更近的,强大的高手。
这种仰慕保留到现在,早就变质了。
他不断在变强,尤其是在第二性特征逐渐显现,获得恩师兼偶像欧鲁麦特的能力之后,他进步的速度快的就像轰君的冰刃。
他和小胜也不会像原来那样,小胜开始排斥他,厌恶他,他简直像一只弃犬。
然后,他强奸了小胜,在他十五岁的时候,小胜的发情期,算趁人之危,但他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做,只是心里实在是像要爆炸一样难受,迷迷糊糊中被小胜爆炸开来的信息素炸的脑袋快裂开,加上小胜无意中的引诱,顺水推船。
十年了,他们这样十年了,即便是之后他成为第一勇者,和平的象征,知道必须放弃,他也无论如何都放不开拉着他的手。
他想见他。

“啊,又有入侵者,这些人真是不知死活,被打回去这么多次还没尝到苦头吗?”爆豪坐在龙峡谷最高的那座凸立的岩石上,看下方一群群流动的大片黑点,手中爆出火花,显示他此时的跃跃欲试。
“切,恶心的味道。”爆豪皱了皱眉,下方涌来的鱼龙混杂的气味令他阵阵作呕。嗅着大衣上的气味,他的手不由自主开始向下游离,在隆起的小腹上停顿片刻,轻轻摸了摸,可随后又像触电一样收回手,脸一下涨红,然后迅速起身,暗骂一声,纵身跳下岩石。
如同逆流的瀑布,衣服溅起一道潇洒的波纹。
————
“殿下,收到消息,勇者木偶已经接下任务出发,预计今天之内就能到龙谷。”艾贝儿掀开帘子,百合花香纯洁又性感的omega信息素味惹的周围起了些波澜,护卫队却处变不惊,如同雕塑一样呆滞又沉稳。
“我知道了。”车里传出一道娇媚柔弱却波澜不惊的声音,像梨花一样惹人怜爱,又带着冷酷和威严。
艾贝儿探出头四处张望一下,回到车里,淡淡到“停车吧,就在这休息。”
“是。”
她被侍女搀扶着下车,踏着满是尘土的泥地却仿佛走在红毯上一般矜贵,如果说怎么才算让皇家的威严与高傲渗透到骨子里,大概就是这样。
那高傲让人憎恨不公,却也不由屈服。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从后方跑来一个满面尘土的beta男子,在拦着的护卫前啪的一跪,恭恭敬敬道,“小人是跟着殿下仪仗的商队领队,受皇家威严有幸安稳的到这里,请允许小人表达感激。”说着就想上前亲吻艾贝儿的手。
见此,一护卫突然出列,气愤喊到,“闭嘴,殿下千金之躯,怎容你……”
“退下!”艾贝儿冷冷道,但这不大的一声却另众人胆颤心惊,那护卫也低头迅速归队,不言一字。
她昂着头,伸出一只玉手,道,“我,X国第一王女,国家合法的保护者,会承担起保护你的责任,你跟着公主仪仗一天,你的安全就由我来保护,”那人弯着腰上前,小心翼翼捧起她的手,用嘴唇轻轻拂过,表达敬意,“王族庇佑你,我的子民 。”
此时,跟着那人身后的一众战战兢兢的群众也都大着胆子探出头,许多人衣衫褴褛,在这个鬼地方风餐露宿,生不如死了几个月,此时终于像有了希望一样,都不由跪下,赞美艾贝儿。
“不愧是公主殿下,如此眼光毒辣,这么小的一件事就能赢得众多人心。”身旁的侍女适时称赞到。
“没什么,”艾贝儿倚着她,淡淡到,“本分罢了。”
————————
“呼”绿谷停下脚步,看着熟悉的风景,心脏高速跳动,比他来时的脚程更快,无法平息,这风景几乎日日夜夜出现在他的梦里。
此时已是傍晚,夜幕即将降临,那时的小胜更加强大,也更加,美不胜收,就像遮上黑丝的裸女,令人遐想那被爆破的烟火包裹之下,是多么美妙的肌理。
“碰”,天边突然出现火花,带着浓郁的omega气息,有两股特别明显。十年如一日陪伴在身边的绿谷对其中一股实在是熟悉,于是他一握拳,调动能量,又加快脚步,冲向火光。
小胜?
果然,那股霸道的气浪正以把一切都毁灭殆尽的趋势灼烧这片大地,一道矫健的身影在暮色中穿梭,打击着下方不堪一击的护卫队,毕竟魔王与一般人的力量差距实在悬殊,即使只有小胜一人,打他们也绰绰有余。
爆豪压低身子,冲向护着艾贝儿的护卫,抬手几个爆破,那护卫堪堪防住,但爆豪突然停下,手中快速聚集一股热气流,高速旋转,那护卫大觉不妙,连忙用盾抵挡,可那热浪越来越近,简直要把他们都融化掉,只凭一个盾牌想挡住根本是痴心妄想,众人呼吸一滞,只觉死到临头。
“碰”又是一股气流,从后方追来,势如破竹,精确打击爆豪的攻击。两股力量相遇,溅起的气浪把众人吹得跌坐,爆豪也后跳几步,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肚子。
“勇者木偶!!”人群中不知是谁惊叫一声,一石惊奇浅层惊起,滚滚石碎烟雾中窜出一个高大的身影。
“切”此时爆豪也看出来者,一转身,快速离开了。
绿谷见爆豪绿谷,下意识就去追赶,但他周围却围上来一堆人,说着感激的话,赞美他,他再想搜寻小胜的身影,却只剩一点亮光了。
绿谷走到公主前,只感觉一股浓郁的百合花香熏得他透不过气,他对护卫道,“公主受伤了?”
“是,被石块划伤,血止不住。”
“有药品吗?”
“……没有。”护卫一顿。
绿谷捂住口鼻,看着一众护卫,缓缓道“那只能请公主殿下暂时忍忍了,我会护送你们回去,现在启程,不到一天,便可以看到城镇,那时就安全……”
“可是勇者大人,”艾贝儿旁边的侍女突然道,“公主大人快进入发情期,这样让信息素外放一定会引来许多野兽,十分危险,更何况殿下受了这么重的伤,应该快速治疗!”
“的确如此,不如大人,您先把殿下送回,我们护着剩下的人回去便可。”护卫道。
“不行,我一走,爆杀王要是杀回来,这里便没有可以阻挡他的人,那时这里的人都有生命之危。”绿谷皱眉。
“不,殿下的事更加要紧……”
“好了。”艾贝儿抬手打断侍女,“大人,此事是我疏忽了,如果我不来就不会让他们陷入危机,现在我是不会抛弃我的子民的。”她转头看着护卫和侍女们,“我说过,他们只要在这里的一天,皇室会庇佑他们,本公主说到做到。”
“去,我来之前不是让你带了些伤药吗?”她对侍女道,可侍女此时却迟迟不动,一直向艾贝儿使眼色。“怎么了?还不快去?”
“……是。”侍女最终不甘心的走了。
“大人”艾贝儿转向绿谷,“劳烦您来,没什么能为您做的,请按原计划送我们回去就好了,希望每个人都能安全的到家。”
护卫也开始向她使眼色,她的确不能装作没看到了。“只是我的易感期快到了,还希望您能贴身,保护我,感激不尽。”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在下本分。”绿谷点点头,“现在请众位把剩下的人安顿便好,在下会保护公主安全回国。”
其他人的脸色终于没那么难看。
把艾贝儿送到一个隐蔽的山洞里,绿谷离她八丈远开始小惬,“殿下,重新启程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请您休息,原谅在下不能贴身保护,毕竟公主清白很重要。”
安静了半晌。
“我知道,你也知道,我来这儿的目的。”她突然道,“不跟聪明人撒谎,我的母后曾这样教导我。你的……爱人,我有所耳闻,但请放心,我没有恶意。”
绿谷转头看向她,用一种想要洞穿一切的目光,但她毫无畏惧的迎上去,“请相信我,我们来这儿的目的是一样的,战争打了太长时间,本以为您的老师欧鲁麦特可以终结,但还是失败了。
战争,不能再打下去了。
为此,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总有人要牺牲点什么,为了这个目标,我们有很多不能做的,不是吗?”
“公主殿下,谢谢忠告,在下很明白我应该做些什么。”
“不,请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是指,您的爱没有错,但不能碰一些不该碰的。如果您能做到,我什么都不会说,但如果你不能,毁掉您的,一定不是我,而是您自己。”她冷冷道,一如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
绿谷沉默,似乎在想些什么。
“话说,真不愧是第一勇者,意志力令人佩服,很少有人能在我的信息素下保持冷静呢,尤其还是alpha,那位的魅力有这么大吗?令您死心塌地。”
“彼此彼此,在下也很少见易感期还能保持理性的omega。”绿谷起身,“您根本不需要我的陪同吧,强行进入发情期是很难熬的,在下不打扰殿下了,请好好休息,我有一些急事,就不奉陪了。”说着便要离开,但艾贝儿又叫住他,“最后一句,大人,”
“如果那位不满我们的所做,请您劝一下他,不要,沙了那些无辜的人,他们,也不过是在做自己该做的。”
“我知道,放心吧,他也只是在做自己该做的罢了,其实没有那么十恶不赦,您很清楚不是吗?如果他有一天真的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家伙,……我会亲手,埋葬他。”
没有再听艾贝儿的话,绿谷顷刻间便消失在夜幕中。
“的确……是我疏忽了。”艾贝儿喃喃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剧情一写就停不下来,考虑要不要先放个有车的番外什么的,肉肉不足啊!
还有,这个私设伪女主只是个炮灰,马上杀青。

如果觉得写得还不错,请天使们点左下角小心心❤

评论(3)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