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嘻嘻

我真的不是×文作者

【abo/出胜】silent(4)

勇者出×魔王胜,私设,abo生子,孕期车,有剧情
“勇者在哪里?”
“在魔王那里。”
“为什么在魔王那里?”
“当然是去杀了它。”
“勇者为什么要杀魔王?”
“魔王杀人,勇者保护人,所以要杀了他。”
“为什么魔王要杀人,勇者要杀了魔王,而勇者要在魔王那里?”
“魔王一定会杀人,勇者一定要保护人,勇者一定要杀了魔王,这才是故事的结尾。”
“好,我明白了。”
——————————————————
所有孕妇都这么累吗?爆豪捂着肚子想着,月色当头,身边的绿谷睡得跟头死猪一样,而自己却还没睡,因为一阵从小腹上泛的恶心。
都是这家伙的错,不管是起因还是结果。爆豪毫不留情地踢了绿谷两脚,但他现在能使出来的力度也不过是让绿谷翻了个身,嘟囔一句“小胜,别闹。”
混蛋废久!等我把这东西生下来一定要亲手把你炸成肉酱!暴躁的爆杀王即使是对自己的alpha依旧毫不留情,两人之间的感情稀薄得仿佛连交配后会被伴侣吃掉的螳螂也要唏嘘三分。
“啊,真是的,一个人类老是跑过来干什么啊,饥渴的话找个女人解决不就好了,真是麻烦!”爆豪试着挣了挣绿谷环着自己的手臂,可这家伙就连睡觉也把他搂的紧紧的,生怕他跑了一样。
挣着挣着没什么效果,也就累了。爆豪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枕着绿谷那肌肉该死发达的手臂,大摇大摆靠在他怀中,不知什么时候,意识就好像进入云层一般。
现在天刚泛起一点朦胧的黄色。
绿谷睁眼时感觉整条右臂已经失去知觉。
他无奈的笑了笑,小胜真是过分啊。但早上能在怀里看见心爱的omega,对他来说已经是天赐的恩泽了,再贪心可能会被雷劈吧。
“嗯,”听到身边有动静,爆豪哼哼两声就醒了,可浑身包裹着刚起床的低血压怒气,“废久,醒了,昨天你搂的还真紧,啊?就那么离不开我吗,没断奶的臭小子?”他趁绿谷还在缓缓的时候一下跳出三丈远,顺便捞起垫在身下的绿谷外套,一点不留恋。
虽然挺着个大肚子,但他的身手还是不失潇洒,转瞬间便到洞口,正欲走人。
“小胜,等等,我还……”见此,绿谷连忙挣直麻掉的手筋,起身想去追赶。
“够了,别再来找我,你是小屁孩吗,离不开妈妈?明明是勇者还和魔王滚床单,叛逆期?”爆豪冷笑两声,“下次再来妨碍我,一定杀了你。”
他披好外套,转身想走时,脚步却一顿,“对了,提醒你,昨天那一队人里,有外国的潜入者。本来是该我杀了他,但你搞砸了,现在那个渣滓大概已经入境,那就是你们勇者的事儿了,你最好处理好,祈祷别出什么乱子,”他纵身一跃,脚下是陡峭的岩壁,“剩下的与我无关。”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完全听不到了,绿谷却感觉那声音还萦绕在耳边。
又是这样。
他捂住眼睛,觉得阳光实在刺眼,可这空荡荡的洞穴里还有什么比阳光更温暖的呢?
他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把那一点温度留住?
绿谷互送艾贝儿一行人回去,穿过几片黄土地,又几片荦荦绿地,太阳从东边移到西边,他的记忆依然存档在早上,艾贝儿叫了他几次都没听到。
“勇者大人,勇者大人,”一双玉手轻轻拍打着自己,绿谷终于回过点神,“什么事,殿下?”
“呵呵呵,您这是怎么了,一整天都失神落魄的,可是您的那位发脾气了?”艾贝儿轻声问到。
“啊?我有这样吗?”绿谷挠挠头,苦笑,“抱歉,在下失职了……”他笑着想回避艾贝儿的问题,“已经入城,殿下您已安全,还希望您下次出行时以安全为重,那在下就离开了。”
见此,艾贝儿便也忽略过这个问题,暗自在心里记下绿谷不喜谈论自己的omega。
“请等等,不瞒您说,您现在走了之后还会被叫回来,所以还是暂时先待在这里吧。大人要是不想住皇宫,找个舒服的地方落脚便是。”
“再被叫回来,是因为战争吗?”
艾贝儿一顿,随后点头。
“那么之后会谈些什么呢?贵国和学院的联姻?不知在下是否有幸和殿下……共结连理?”他笑着说道,艾贝儿却觉得他几乎要哭出来了。
“……确实有这个打算,但您……不必如此,这不过是做给人看的,我不是擅妒之人,不会对您多加干涉,只要您不越雷池,只要当做蒙上了一块布便好,事实是什么又有谁会在意呢?……”
落日已经把绿谷的影子拖得很长了,长的几乎要和夕阳融为一体。他没有再听艾贝儿的话,眼神有些涣散,自顾自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眼前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嬉笑怒骂,大摇大摆,全然不知战争即将到来。
那时敌军会烧掉他们的房子,抓走他们的小孩,强奸他们的女人,把他们当做奴隶驱使,现在的欢声笑语全会变成未来的黄粱一梦。但勇者和国家把他们保护的太好了,让他们能够理直气壮的享受幸福。也正因为现在是如此美好,所以更加确定战争不能爆发,这是作为一个勇者的,他的责任。
但为什么他现在却听不到声音,身体越来越沉,人影渐行渐远,他应该保护人们才对,应该被人们拥护欢呼赞美才对。
实事的确如此。
他却觉得,咫尺天涯。
————————————————
“喂,爆豪,真是不容易啊,你也能来参见魔族聚会!”远远看到爆豪,峰田端着一杯葡萄酒,急哄哄蹦跶过来,要不是他独特的猥琐气质和大嗓门,这么小一点爆豪还真发现不了,因为他不能弯腰。
“切,没什么,打发时间而已。”爆豪狠狠咬下一块沾满辣子的红彤彤的肉,峰田也一下蹦到他身边的座位上。
“你这个工作狂也会打发时间?……哦!等等,你的肚子是怎么回事?你怀孕了?我只不过两年没见你你就有了孩子,那岂不是说你要用剩下的几百年来照看一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小屁孩儿?哦不不不,这不是重点!你的alpha,额不是,孩子的爸爸是谁?我真不知道魔族里还有谁能把你给攻下?”他瞪大了眼睛,喝一口葡萄酒,砸吧砸吧嘴,润润嗓子,一张口嘴炮忍不住就喷出来。
“闭嘴,吵死了。一个小孩而已,马上就生下来了,之后再去杀了那些该死的入侵者。”爆豪继续吃那个红的吓人的肉,嘴也变得红彤彤,莫名让峰田吞了几口口水,觉得还挺撩人。
被标记的魔族omega不会对alpha的信息素有什么反应,可怀孕的omega身上发出的诱人的香味可不比发情期时威力小,而alpha通常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把omega放出去。
如果不是爆豪身上穿的那件绿谷的外套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alpha带有威胁性的气息,以及爆豪超凶的样子令一众魔族alpha不敢上前,现在他的后面一定已经合不上了。
即使是峰田这样的beta,都被爆豪身上的气息熏得脸红。
“额,所以说这不是重点好吧,话说你怀孕了还吃的这么刺激真的没关系吗?”峰田擦擦汗。
“那家伙的孩子哪有那么容易掉。”爆豪毫不在意的摸了摸嘴,顺手擦到袖子上。
所以说到底是谁的啊!峰田在心中咆哮。
他看着有意避开直接回答的爆豪,转了转眼珠,“我说,那个人类小孩……”
“嗯?”爆豪瞥他一眼。
“别,别这么凶好吗,咱们好歹也是认识几百年的老朋友了,”他吞了口口水,“就是那个二十年前你在龙谷遇到那个,现在成了第一勇者的,我看他那个黏你的程度,不会和你断了联系吧。……额,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只是想问你来了他不会感到,寂寞什么的?”被爆豪那双超凶的吊梢眼盯着,峰田说话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本以为爆豪会炸了他,但出乎意料的,他只是哼了一声,然后转过头要了杯水。
“那小子啊,谁管他,一个小屁孩而已。”
“也不能这么说吧,在人类里他已经成年了,应该有很多人追吧,一直和你粘着不浪费吗?没谈上一两个?”
“不知道,谁让他是废久,一天跟着我烦死了……”他喝了口水,“所以才说是个小鬼。”
看爆豪隐约弯起的嘴角,峰田觉得他知道那个勇士是谁了。
————————————————
月光微凉。
龙谷旁有一片森林,树木遮天蔽日,透不出一点星光,有时甚至觉得抬头就是漆黑的天空。
在那声巨大的爆破声前,先看到的是一阵刺眼的火光,烧尽半壁天幕,随后树林哄然倒塌,万鸟齐飞。然而其中却还有三个跳动的身影,一金,一绿,一粉,像火海中时隐时现的幽灵船,神出鬼没,身手矫捷,眼睛几乎抓不住他们的影子。
蛙吹脚边惊起一声巨响,没有犹豫,她在高速而灼热的泥土把她击飞之前迅速一蹬,向前扑倒,火星砸在背上,而身体挨到地面的一秒钟后又是一个果断的前滚翻,随后在她刚刚落脚的地方又炸起泥花,接连不断,十分精准,而她也敏捷的全部避开,乍一看像是一团绿草球伴着火花跳跃,令人眼花缭乱,每隔几秒钟便会掀起新的高潮。
于此相比丽日几乎没有大幅跳跃,她戴着耐高温的手套,几拳将一棵大树打的摇摇欲坠,然后一脚踹上去,同时伸手触碰发动个性,整个人便连同那棵树一块升上空。身边不断有火星炸开,她俯下身体脚下用力,咻的一声便在这火花中滑行起来,同时张开双臂去触碰倒塌的树木和折断的树枝叶。顷刻间,已有一团绿壁护在她周围,然而高温气浪不断将这罩子烧成灰烬,她也不断的聚集树枝补上漏洞,迅速朝着龙谷的方向前进。
二人隔了一段不小的距离,呈弧形快速移动,目的是分散火力以迅速接近目标。但这四面夹攻之计随着距离的缩短愈发艰难,发动攻击的人毫不留情,一点反击的机会都不给她们,远距离攻击丝毫没有降低他的精准度,夜空被火光熏得通红,似乎有一只魔鬼在张牙舞爪。
空气温度越来越高,二人余光所到之处尽是在火焰中挣扎的枝叶,随风嘶吼,她们几乎是贴着热浪在滑行,氧气大辐减少,呼吸困难,汗水直流,迅速降低她们个性的使用精力。蛙吹移动速度不断下降,丽日生成的护壁也不断变薄,刚才似乎还可以尽力一搏的情况并没有因人数的优势有所好转,反而显得她们更加自不量力。
但爆破还在继续,甚至更加密集,更加迅速,仿佛用不枯竭一般。
胜利就在眼前,但在终于要冲出森林时,二人却突然呼吸一紧,凭直觉脚下一顿,随后迅速转身,借着刚才的高速运动跳出很远一段距离,抱头趴地。
下一秒在她们身后不远处便哄得燃起一排大火,把出口围得水泄不通,高温气浪从上方迅速刮过,二人被树枝刮破衣服的地方皮肤迅速红肿,甚至皮开肉绽,呼吸进的不是空气而是火苗,肺都要热炸。
即便如此,只要发现一丝机会,就在热浪划过的一瞬间,原地已经看不见二人,只有一阵风略过三丈高的火焰,迅速接近攻击者。
“切,小聪明。”
一团被火焰包围的树枝叶团破开攻势高速迎面冲来,爆豪却不为所动,而是压低身体扎个结实的马步,掌心聚集力量,在火团就要挨上的一瞬间爆破,冲击波携带着更强的力量令燃尽内部树枝的火球反而转回原路,这令本想趁其不备再次出击的丽日倏然警觉,但高速运动中无法完美闪避,只能勉强转身用背部着地减缓一些攻击。
“啊!”她痛叫一声,“梅雨,快!”
听此,爆豪回头,身后蛙吹果然已经跳起等着他。她手中还拿了一个蓝色的被一层软膜包裹着的水球,正欲扔来,爆豪迅速转身就是一个反身踢,但蛙吹似乎早已料到他的动作,伸出舌头抓住一个漂浮在空中的枝干,借力改变轨道与爆豪的攻击擦身而过,同时手中水球依惯性甩出,兔起鹘落,这次爆豪真的挡无可挡。
在爆豪站立的地方平地惊起爆破声,这是他面前的水球突然展开包裹住他的攻击后产生的声音,随后原本是液体的水壁倏忽间围成一个密不透风的球,凝固,啪的落地。
二人见此,都不由松了一口气。丽日也撑着爬起来,和蛙吹一起走向那颗球。
“不愧是发明目的道具,这下终于抓住他了。”丽日说道。
“还是要小心,虽然发明目说这东西炸不开,但他毕竟是爆杀王,魔族排名第一的强大魔王,我这里还有一些防具,先套上再说吧。”蛙吹拿出一些铁具说道。
“好。”
虽然已经筋疲力尽,但二人还是用最快的速度把那颗球套上防具,这期间那东西一动不动,似乎真的放弃抵抗一般。
不管怎么说,能这么顺利的抓到爆杀王还是值得庆幸的。
丽日用破破烂烂的手套摸了一下球,球随之升空,她手中拽一条铁链以牵制,对蛙吹挥挥手示意走了,“走吧,院长还在等着,不能再耽误了,战争已经临近,我们……”
“等……丽日!”然而蛙吹却突然瞳孔一缩,眼看那原本安静的蓝球轰的炸开几道缝隙,强大的冲击波直接震断那些铁链,丽日被打得头载地摔下来,身后衣服尽数烧毁,迅速红肿。
爆豪的双手双脚从缝隙中窜出,借着这个空隙一蹬地,拉开距离,然后又是几次跳跃,便消失在火光之中。

如果觉得写得还不错,请天使们点左下角小心心❤

评论(6)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