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嘻嘻

我真的不是×文作者

【abo/出胜】silent(5)

勇者出×魔王胜,私设,abo生子,孕期车,有剧情
爆豪被这缠人的怪球弄得心浮气躁。刚落入陷阱时,他对这那东西就是一番狂轰滥炸,但这玩样只跟个受气包一样吸收了他全部的攻击,也不反弹或是收紧,只是结结实实的受了这一切。但这一声不吭就把自己治住的手段爆豪实在是不能忍受,他收紧肌肉,这一下用出十分的力气和速度向那球壁出拳交错爆破,在这样的攻势之下球壁终于出现几条裂缝,爆豪便看准那些地方猛烈打击,裂缝于是接二连三的出现,到后来这球终于无法承受,破裂几个大洞。
这种情况完全不能怪罪发明目,不管理由是没有考虑到爆豪平常的力量,还是设计不够精密结实。因为与爆杀王交手过的人都可以作证,如果这批攻击是在外面打出,别说这已经烧的半毁的森林,也许方圆几十里已经被夷为平地,这可是能够和勇者木偶与勇者焦冻一搏的力量啊!
更何况谁能想到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能不顾一切跟个疯子一样打出这番无疑会伤到自己的攻击!
爆豪戴着破破烂烂的球离开,也不知道到了哪里,因为丽日还没解开对球施展的个性,他又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在空中漫无目的乱晃,堪堪凭直觉躲过一些危险。
那洞又碰巧让自己腿露出,勒着肚子,即使强悍如他,怀孕期间在一番激烈的战斗后又被勒着肚子在高空中飞翔几个小时,也是吃不消。
悲喜交加的是,飞行并没有持续更长时间。爆豪突然感觉肚子一轻,然后肩膀和头上就好像顶了千斤顶一样重,身体飞速下落,他感觉胃都要吐出来,累赘的大肚子也阻碍他做出迅速反应,只能暂时忍住呼吸,集中精力,手掌聚集力量,爆破飞行着一边下落一边向前滑行。在快撞上一座山时,爆豪敏锐感觉到前方有东西,于是减速,脚贴着山壁减速降落,在球撞到地面时他终于能喘上一口气,而在这番折腾后,那球也终于完全破裂,烧成灰烬落到地上,无影无踪。
爆豪在地上躺了一会,发现身体并没有感到疼痛,于是挣扎着站起来,拖着身子又走了一段路。也觉得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两眼发蒙,身体有些僵直,感觉不太受自己控制。
他看了看天色,夜晚还没有过去,又环顾四周,发现不知道又落入哪片树林。他晃晃晕眩的头,堪堪聚集精神想到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绝不能在此多停留,太危险。现在可能只是激素的作用暂时封闭了他的疼痛感,也许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没出息的倒下,所以在还能动时要尽快离开。
打定主意,他又把力量聚集在腿部,正欲奔走,只感到退忽然失去知觉,不受自己控制,身体也僵硬的倒下,眼前闪过从草地到月亮的那片弧度,之后意识便开始远离身体一般,不知所踪。
“有谁……”
“有没有谁来帮忙啊?勇者轻灵受伤昏迷!”
蛙吹跌跌撞撞地背着丽日回到学院,大喊一声,然后被门槛拌了一跤,丽日也摔到地上,二人均是想爬也爬不起来。
“轻灵,绿动精灵!快来人,去叫回复女郎!”
“等等,慢点,别摔着了!”
“让开让开,有受伤人员!”
这一下学院周围众人都焦急的拥上来,手忙脚乱,急着往医护部抬。众人都没想到这两位强悍的女勇者能被伤到这个地步,不知道是对上了什么,紧张的气氛一下蔓延开来,消息一传百,百传千,不一会就聚集了黑压压的一片人,有的是来帮忙,有的只是来看热闹。
“哇!这是什么情况?蛙吹和丽日怎么变成这样了。”
上鸣在二楼听到声音往下看,被她们的伤势吓得不轻,“这得是什么级别的敌人才能把她们打成这个样子……哇,真是,衣服都烧没了!”
“下流!这种时候你在看什么呢!”耳郎打了他后脑勺一巴掌。
“我没……没那个意思啊!”上鸣委屈地说道。
“饭田,你知道丽日他们是去做什么任务了吗?”常暗转头问。
“不,”饭田摇摇头,担忧的看着她们,“我只知道这次任务是相泽老师秘密授予的,她们一个字都没跟我说过,还是我无意中看到的。”
“这是要发生什么了吗?”一旁的叶隐透小姐说道。
“是的,的确有事情要发生了。她们大概是去抓捕爆杀王时受伤的。”八百万从远处走来,身后是刚完成任务的轰。
“爆杀王!疯了吗?没事去招惹那个疯子,”耳郎似乎想起什么不好的经历,打了个哆嗦,“那家伙打起架来真是毁天灭地的,完全不能想象那是omega能干出来的事!”
“是啊,那家伙相当残暴,精英部队围剿几次都被炸的遍体鳞伤回来,不是一般不会去动他吗?”上鸣看起来也对爆豪的可怕相当有体会,做了个夸张的掐脖子的动作。
“这次是因为特殊情况,据说爆杀王最近身体十分虚弱,是抓捕他的好时机,龙峡谷那边的路最近又必须清理出来,所以就私下派丽日和蛙吹去了,但没想到被打的这么惨。唉,还是轻敌了,那毕竟是魔族第一的爆杀王,至少也要有像轰君或绿谷这个级别的去才行。”八百万叹了口气,担忧地看向医护部的方向。
“等等,私下里?而且为什么不多派几个人,那样把握不是更大?”常暗问。
“还有为什么龙谷必须清理出来?这件事重要到不惜抓捕爆杀王也要完成吗?”饭田也提问。
“哦,事实上我正要说这件事,还有各位,我们有任务了,先跟我去相泽老师那里吧,我们一边走一边说。”八百万顿了顿,随后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对他们使了个眼神。
众人一看她这幅表情,便知道一定有什么要发生,而且事情并不轻松,因为她叫的是‘各位’,也就是A部队的所有人,这是这十年来极少出现过的状况,每次出现必然是遇到大事情,也许他们接下来要面对的任务,会比想象中更严峻。
本来观察现在的形势,听到一些风声,已有最近会发生大事的预感,但事情这么快就降临还是让人措手不及。
意识到这个,众人都紧张起来,对视片刻,便沉默地跟着八百万去找相泽。
“各位,战争要开始了。”半晌,从刚才就一直一声不吭的八百万终于轻声说道,“相信大家一定有所耳闻,是与X国的战争,龙谷是学院和X国中间重要的中立地带,学院要拿下它才能打响胜利的第一炮,这是很重要的。而各位也都知道如果爆杀王在龙谷,必然会阻挡我们的进攻,这也是要抓捕他的原因,但为什只派丽日和蛙吹,老师就没有告知我了,我猜也许是不想浪费太多武力吧。”
“和X国的战争吗?”众人一副还是来了的样子,“之前allmight战争的遗留问题弄得边界事态频发,这几个月X国实在是太嚣张了,学院多次发出外交警告都被无视,果然是要开战了吗?”
“的确,如果真是为了开战做准备,那么清理或者抓捕爆杀王就是必要的事了。”饭田一推眼镜。
“那么叫我们去是要下达什么任务?学院准备直接出击还是先蓄力?”切岛夸张的隆起自己的肌肉。
“额……”八百万似乎对他莫名其妙的积极不是很懂,“这要问老师们了。”
众人推开校长室的们,惊讶的发现绿谷已经在里面等着。
“绿谷君,你先来了啊,我还以为你会先去看丽日君。”八百万说。
“我刚去过,但被赶出来了,现在正在手术。”绿谷扶着桌子站着,刚才好像在和相泽说话,现在转身,僵硬的笑了笑,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众人皆以为他是因为丽日受伤才情绪不佳,也没放在心上。
“绿谷君不用担心,丽日君和蛙吹君肯定会好的。”
“谢谢,我知道。”
“咚咚”相泽敲了两下桌子,“好,都到齐了吧,现在跟你们说这次的任务。”他看了眼绿谷,略微停顿。
“丽日和蛙吹的任务失败了,爆杀王没有被抓捕,但有一个好消息,”说到这里,他又一顿,“就是现在爆杀王确定已经离开龙谷,并且丽日她们用了发明目的支援装备,是个,额,简单来说就是能暂时封住力量的东西,虽然不知道爆杀王是怎么在那种情况下逃走的,但他现在肯定失去力量了,这是我们的好时机。”
“十年前,在AM(allmight)战争中,X国作为战胜国向学院发来停战协议,这是勇者欧鲁麦特的功劳,我们能够在这次损失惨重的战争中暂时保存下精英种子,也就是你们。但这也遗留下很多问题,有一项最重要的,就是onel for all的所有权,即绿谷君的归属问题。绿谷君的籍贯在战争前属于学院的领土,但战争后作为停战割让土地的条件之一,那片地区现在已经是X国的国土。当然,绿谷是学院重要的一份子,之后也早已调整国籍,这一点是没有争议的,受欧鲁麦特的影响,人们早已认同绿谷君是属于学院这一点,不论是哪一国的人。”
相泽在这里停下,突然呼出一口气,神色严肃,“但是,据消息,敌联盟又和X皇室合作了。”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固,众人眼中流光窜过。
“敌……all for one已经死了吧,敌联盟也该被摧毁才对,为什么又会和X皇室联手?”饭田道。
“十年前被all for one控制的国王已经死了,现在的国王据我所知是个不错的,而且还曾经在学院学习过,导师就是欧鲁麦特,他也算受学院扶持才能上位,又怎么会在十年内开战?”八百万皱眉思考着。
“而且即使敌联盟还在,all for one已经死了,他们口中AM战争的目标,个性集聚,也早已失去完成的可能,他们现在争绿谷君的归属又有什么意义?”常暗提问。
其他人也点头,看来是都对这些问题很费解。
“嗯,很不错,这些都注意到了。事实上,这一系列事件的起因,正是X国国王,心操人使的死亡。”
因为在那一瞬间,死神便张开了他那巨大的镰刀,不管是一心维护他人幸福环境的勇者,被爱情弄得焦头烂额的男人,还是摇摆不定,难以做出取舍的人,都无法在这一事件之后,维持原有的平静。

额,把心操大大写死了真的罪无可恕,但实在是没有比他更合适这个角色的了,绝对是有原因的!

如果觉得写得还不错,请天使们点左下角小心心❤

评论(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