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嘻嘻

【出胜】cross(2)

25胜×15出  25出×15胜,二人时空错乱,和之前一样,有孕期车。

“就,是,这,样。”爆豪踹了绿谷一脚,这一脚虽然没使劲儿,却把发呆发愣的绿谷踹出好远。
绿谷一屁股跌坐到地上,楞了大概三秒,随后迅速做道歉状跪拜磕头,头砰得一声抢地令爆豪吓了一跳。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万分抱歉,我真的没想到自己能对小胜做出这样的事来,真的禽兽不如!!”绿谷狠狠地高速磕了几个响头,抬头,大脑门肿了一大块,眼睛红红的,泛着水光,可爱的紧,爆豪心一下就软了,当初臭久就是用这一招拐骗他的。
“您的意思是,十年之后的现在,我们在一起同居了,但是十年后的我把您囚禁起来,还做出了,这样的事……是吗?”绿谷小心翼翼的问到。
“不是囚禁!我只是没出去而已!还有,别您您您的!”爆豪又踹了跪在地上的绿谷一脚,把绿谷弄得脸红心跳,因为一抬眼就能看到被蹂躏过的青年小胜,想到这是长大之后的他干的,虽然真的禽兽不如,但他心里还是有一道声音在说干得漂亮。
“不过啊……”爆豪凑近绿谷,打量着,绿谷一下又红了脸,“虽说那个家伙要是就这样死在十年前也不错,但他要是真的回不来,我会很麻烦啊。”
“……?”
“所以,”爆豪起身,走向浴室,“去找件衣服,我们回学院。”
听着哗哗的水声,看着氤氲的浴室,面对满是情色气息的房间,绿谷又凌乱了。他木然起身,翻出一件大绿谷的紧身背心,权当大号嘻哈风背心。
要说他是怎么知道这是大绿谷的衣服,又是一件令人面红心跳的事:这个房间似乎不是平常睡觉的房间,更像一间调教室,周围满满是蜡烛,调教鞭,跳蛋什么的,地上有一件被撕烂的低裆裤——小胜的风格,还有几件丁字裤和情趣内衣,想来也不会是给大绿谷用的,除此之外都是这样简单的背心,整整齐齐叠在柜子里。
也许大绿谷根本没有在这间房子里放什么正经的小胜的衣服。
变态!!!
可他又红了脸,感觉鼻子热热的。
在通往雄英的小森林中,有一前一后,一大一小两个披着绿斗篷的身影,前面那个身姿矫健,脚尖一点树枝便像箭一般射出,墨绿斗篷滑出潇洒的曲线,像风一般穿梭在枝叶之间;小的那个在地上跑也是步伐稳健,但比起爆豪就逊色许多。
这就是十年之后的小胜吗?真帅,职业的英雄,小胜已经这么强了吗?自始至终,他的目光总是追随着小胜,他是流星的尾巴,小胜就是耀眼的流星,滑落天空,形影不离,又遥不可期。
如果十年之后他真的能和小胜在一起,他真的成为像欧鲁麦特一样的英雄,尾巴是否能和流星合为一体,他十年来日思夜想,神魂颠倒,如庄生梦蝶黄粱一梦的期望,又能否化蝶成蛹?
像他现在如此吃力的跟着小胜,小胜至始至终都没有回头看他一眼,他们之间差了十年的光华,脚步在贴近,身体曾经契合,灵魂却依旧万里千山。
也许这只是一场长长的真实的梦,他眼里只是满布流光,他和小胜的纠葛从他生命的第五年就已埋下种子,十年浇灌不曾生根发芽,即便是再一个十年,即便这鬼使神差的会面不是大梦一场,他们又能走到终点吗?
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理智觉得这都是自欺欺人的幻觉,心里不知名的悸动却不甘退败。
如同他现在的奔跑,追不上,不敢停,不愿停,停不下。
只能继续奔跑,哪怕这场追逐会持续无数个十年,跑到时间的尽头,也许他们真的是流星,尾巴在流星落地的一瞬,终于如愿以偿的和那光芒融为一体。
“臭久,别落太远啊。”
小时候小胜曾对自己这个小跟班这么说道。
“爆豪?!你怎么来了?你这几天都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你失踪这几天落下多少任务?第三的英雄是能这么随随便便消失的吗?幸亏绿谷君全都帮你补上了,要不然还不知道要捅多大篓子。绿谷君可累惨了,他的任务也很多,不知道来我这儿恢复了几次!”恢复女郎跳起来狠狠地敲了爆豪的头几下,气的火冒三丈,“你们现在不是都交往了吗?你还这么欺负他,你就是欺负他老实!”
“哈?吵死了,那是他活该。”这几下对爆豪来说简直不痛不痒,他一把扯开斗篷,里面是一件有些大的背心,大概是大绿谷的,这样就露出领口一大片皮肤,以及星星点点吻痕。
“……真是新鲜啊,你们就是在干这些事吗?绿谷君的体力还真是好,话说不要露出来给我看啊!好歹检点一些!”回复女郎更加生气。
爆豪却不以为然,“这你要跟他说了。”
“……”回复女郎(¬_¬)状坐回椅子上,“算了,你来有什么事?……等等,你的肚子怎么了?”刚才太急没注意,但身为医生她还是很快发现爆豪的不对劲,“怎么鼓起来这么大一块?”
“这个……”爆豪难得不自然的遮了遮肚子,“没什么。”绿谷一看,确实比平常大一些,之前房间里太灰暗,气愤太暧昧,他没好意思多看,只以为是,咳……jy涨得,现在爆豪肯定把射进去的东西都排出来了,却还是这么大,那一定不是这个缘故。
难道是胀气?
“你这可不像没什么的样子啊。”恢复女郎无奈的再次跳下椅子,现在毕竟过了十年,回复女郎身体也大不如前,看这位老师苍老许多的面容,绿谷赶忙上前去扶。
“唉,谢谢你啊小同学。”回复女郎对绿谷一笑,虽然这个孩子连被斗篷遮得掩饰,单身上却又一股熟悉的那个孩子的气息。
她上前去摸爆豪的肚子,爆豪躲了几下没成功,也就不情愿的让她摸了,“小病罢了。”
“小病?”回复女郎一皱眉,这手感,这弧度,这品相,怎么有点不对劲呢?
“你过来先拍个……B超看看。”
B超?
“有什么好拍的?!什么都没有!”爆豪一下炸毛。
“不想拍就说实话,你怎么了?生个小病可逃不过我的眼。”
“……切”爆豪和回复女郎对视两秒,一扭头,张嘴,合上,再张嘴,再合上,反复几次,恢复女郎只是淡淡等着他回复。
“都是……臭久的错,都怪他给我吃了什么奇怪的药,害我……”爆豪红着脸,咬住嘴唇,怎么都不愿意再开口了。
“怀孕了?”
唰唰两下,红透两张脸,一张是爆豪的,一张是绿谷的。
什么?怀孕?他果然是在做梦吧,男人怀孕什么的不可能的吧,为什么这两个人都不觉得奇怪?本来长大之后的他能和小胜在一起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居然还让小胜怀孕什么的,他的孩子,他和小胜的孩子,他要当爸爸了……
鼻血真的快要流出来。
“唉……其实这也有我的错,之前绿谷君说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拴住你的心,我就开玩笑说‘学院新发明一种能让男人怀孕的药,你要不要试试?’没想到他之后真的去要了……其实这也挺好的不是吗?你们不都是独生子吗?”回复女郎尴尬的笑了笑。
……好个屁!怀孕的是老子又不是他!
“算了,”爆豪道,“事到如今也不能打掉,您只要别说出去就好了,我今天来也不是做孕检,是想让您看看这个。”爆豪一把拉下绿谷的斗篷,露出一头绿油油且蓬松的毛,“臭久不见了,这是十年前的臭久。”

如果觉得写得还不错,请天使们点左下角小心心❤

评论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