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嘻嘻

【出胜】cross(5)

25胜×15出  25出×15胜,二人时空错乱,和之前一样,有孕期车。

XXX历X年X月X日,雄英发生了一件十分寡廉鲜耻的事情。
像往常一样的中午,艳阳高照,人声喧杂,天真的预备英雄们正享受着一天繁重课程中珍贵的休息时间。这时,一年A班教室突然传出巨大爆炸声,整栋楼都能感受到爆炸后的余威,引得一众气血旺盛学员都好奇的冲去看,老师们也连忙赶去控制现场。
但事发现场一点都不慌乱,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寂静,班里的所有同学都呆呆的停在原位,瞪大眼一齐看向属于绿谷出久的位子,就连一向冷静的轰同学都微微张大嘴巴,如果仔细看还可以看到一点害羞的样子。
本次案件的主人公正是一年级小有名声的绿谷出久同学,不过现在不应该称他为“同学”了,因为原本十分小巧可爱的绿谷同学,现在变大了不止一号,就像他的老师欧鲁麦特一样肌肉发达。
大新闻!
事情还要从刚才的爆炸说起。
绿谷君原本正享受着他一天中珍贵的午休时间,趴在桌子上,用胳膊把自己的娃娃脸捂得严严实实,睡得香甜,这时突然就在众人眼前,他自爆了,不知真相的可能会以为是爆豪又在欺负他,不过事实就是,他无缘无故的原地自爆了。
这就不说了,反正平时他被爆豪欺负惯了大家也就习惯了。可这次爆炸后,在原本属于绿谷君的位子上,却莫名其妙出现一个与绿谷君有着同样娃娃脸,身材却壮硕许多的男子,就像绿谷君有了欧鲁麦特的身材一般,把那件最小号的校服撑到极限,有些缝合的地方甚至已经裂开,包裹着他硬邦邦的肌肉。而裆部尤其引人注目,真是好大一坨!
不是故意去看,这东西也让一众女生红了脸,不过爆豪和轰君的脸也奇怪的红了。
这还没完,校服质量再好,也挡不住绿谷突然变大几倍的身材,那件小巧可爱的衣服,终于在众人的注视下,裂开了。
“嘣,嘣,嘣”先是扣子蹦开,然后是结实而极赋男人味的肌肉,还有裆部一大块不可描述的东西,完完全全展现在众人面前。
不仅是这些十五六岁的高中生,连绿谷这个二十五岁的成年人都被这猥琐的一幕镇住,只能惊讶的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众人赶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不可名状的一幕,一个身材完美的高大男子赤身裸体坐在高中生教室里,旁边还有一堆同学在围观,气氛说不出的寂静尴尬。
等等,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不,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我不是变态啊,不行,我要解释一下啊!
绿谷虽然心里慌得一匹,但表面还是稳如老狗的向他们说道,“嗯……大家好久不见,哈,哈哈哈哈……”
气氛一度非常尴尬。
“臭久,你这个……变态!!!”爆豪同学终于拍案而起,抬手就是一个爆破,被灵活的大绿谷躲开,爆豪又跳向他来一拳,这一下更是了不得,绿谷下意识躲开这熟悉的攻击,手一勾,一下把还十分小巧的爆豪抱到怀中,双腿分开坐到自己腿上,屁股正坐到那一坨巨物上。
爆豪感觉自己好像坐到什么又热又硬的东西上,敏锐的他立刻明白这是什么东西,脸气的“唰”一下红了,嘴唇颤抖一时说不出话来。
而罪魁祸首大绿谷虽然知道自己这无意的一下有猥亵未成年人的嫌疑,还是被怀里青年身材,他记忆中的白莲花给迷惑,没有第一时间松手,甚至还吃了几口豆腐,这难以言喻的幸福感是怎么回事啊喂!
“啪”在大绿谷再一次收紧放在爆豪腰上的手时,爆豪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真的没有留情,绿谷脸上立刻出现可怜的红印。
最后大绿谷以非法入侵还有猥亵未成年人若干人的罪名被带走了。
“所以,你是来自十年之后的绿谷出久君,因为吃了发明目的药被送到十年后了?”十年前的老师相泽消太敲着桌子问到。
“是的。”
“那就没办法了,今天的事就当事故处理了,那你先回去吧,照你说的,等待药效过就能回去了,这期间相信你能保护自己,学院就不派人保护了。”相泽欣慰的看了看绿谷,这家伙果然之后出人头地了,还长得这么壮实,不知道十年后的自己是怎么样的……咳咳,不行,不能问这种问题。
他挥挥手示意绿谷可以走了,绿谷一鞠躬告别他,也回了自己的家。
真的是十年前的家,还是这么让人怀恋,香气扑鼻的饭味,温馨的布置,温柔体贴的母亲,一切带着岁月气息的记忆扑面而来,让绿谷有些湿了眼眶。
“你是?……”绿谷引子打开门,手里还掂着勺子,只见一个高大的绿发男子站在门外,本来现在是出久回来的时间,不见儿子,却来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人,和儿子如出一辙,正瞪大眼看她,眼角还泛着泪光。
绿谷向引子解释来意后,引子立刻不敢置信的瞪大那双与绿谷相似度极高的绿眸,捂嘴惊呼,“所,所以你是十年后的出久?”
绿谷笑着点头,一把把引子拥入怀中,声音平稳而有磁性,“妈,是我。”
“你长大了啊,健康的长大了,真好……”引子抓住大绿谷的胳膊,捏捏他隆起的肌肉,把头埋入这具结实身体中,深深吸几口气,连有些红,仔细看还能发现她的手在绿谷胳膊周围来回晃,似乎有些不敢置信,不敢去摸这些硬邦邦的东西。
就这这个姿势保持了一会儿,引子猛的把他一推,担心道,“那,那出久,现在的出久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绿谷摸摸头,“这个我也不清楚,咱们先进门,”他把引子推入门,合上,确认周围没什么偷听的,又道,“这次的药效时间不确定,不会太久,最多不超过半个月,您就当长大以后的出久来陪您度了个假,您也放心,十年后的我不会有什么问题,他会由小胜看管的。”
“小胜?是隔壁家的孩子吗?你来之前和他说好了吗?”
“嗯……算是吧。”绿谷不好意思的笑笑。
引子又问了他一些以后会怎么样之类的事情,绿谷之前被发明目警告过不能透露未来的事情,所幸引子也没有问太多重大事件,大部分还是些菜价会涨多少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这些说了倒也无妨,其它的他也都糊弄过去了。
绿谷和母亲諞了好一段时间家常,諞着諞着已经到了八点,引子连忙把饭菜热一热端上桌,一边吃饭一边看了些曾经看过的综艺节目,就被催着上床睡觉了,毕竟这个时候他还被引子视为正在长身体的小男孩。
可今晚对他来说,注定是个不眠夜。
他到十年前已经过了十个小时,也才十个小时,就在这之前,他还和小胜翻云覆雨了一番,那小洞的紧实感他现在依然在回味,尤其是他一来小胜就对他投怀送抱——至少他自己这么觉得,心中似乎有什么很纯洁的记忆被猥琐的东西唤醒,弄得他都觉得自己像个变态。
汗珠划过大腿,发红的肌肤,水润的嘴,……不行不行,现在是十年前,小胜还未成年,他好歹也是个公务人员,不能带头犯案。
而且这时候小胜喜不喜欢自己他还不知道,要是干了什么坏事,影响他五年之后的告白,让他继续当单身狗,他就不知道该上哪儿哭了。
这么想着,他强迫自己闭上眼,想着小胜现在在干什么,十年前的自己看到那个样子的小胜一定会很惊讶吧,小胜还不知道会怎么整自己呢。
不过他没想到胆大包天的是自己,一上来就趁人家睡觉迷j了人家。
在他和自己的淫欲作斗争的时候,窗户透过的光却打乱了他。
他和小胜是隔壁,虽然不在同一栋楼,但两家却离得很近,他能看到小胜的房间,不过自从小胜发现自己偷窥他后,每次放学都会把窗帘拉上,这次却不知是看自己房间黑着还是怎么,没有拉窗帘,让他终于有机会看到久违的小胜。
他戴着眼镜正写作业,小胜虽然平时看着很嚣张不像头脑型英雄,但其实该下的苦功夫一点都没落下过,个性的练习也很紧张,成绩却一点不差,很多时候都比他优秀,这样的小胜才让他深深迷恋,强大,坚定,比欧鲁麦特更近的英雄,他的目光从未从他身上离开。
暖色灯光照着小胜稚气未脱的脸,他似乎碰上了什么难题,撑头皱眉,眼睛盯着没眨巴过,认真一如既往。
绿谷感觉自己现在什么淫欲都没有了。
小胜好可爱,现在还只有这么小啊,眼角比十年之后吊的厉害多了,很凌厉呢,下午吃他豆腐的时候发现他腰也很细,屁股也还很小,不如之后手感好,抓起来像在抓布丁,但充满少年的青涩感,真是记忆中的感觉。
看着回忆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绿谷已经睡着了。
第二天是周六,不上课。
爆豪本来准备出去买早饭,但一打开门就发现自家门口有一个绿油油的傻大个,正提着一袋辣饭团——他通常的早饭,站在门口傻笑。
“小胜,我来串门了。”
爆豪毫不犹豫就大力摔上了门。
但被绿谷大力出奇迹的拦住了,还不是用夹手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段,而是在一半拦住了。
“切”爆豪不屑一声,“你是十年之后的臭久?”
绿谷瞪着大眼睛点头,“相泽老师已经说了啊?”
“嗯,不过臭久就是臭久,十年之后还是臭久,我才不管你之后多么牛逼,我一定会超过现在的你就对了,所以你不要在这里碍事,走开,我要去买早饭。”
说着一把就想推开他,然而又被绿谷很顺手的抱在怀里,鼻子里吐出的热气全撒到脖子上,第二次被这样抱住,简直是耻辱!
绿谷发誓他真的是无意的,就在小小的身体被自己无意识抱住的一瞬间,他就松开手,做投降状,尴尬的笑笑。
“我不是故意的。”
本来还好,听到这番话爆豪的脸却一下气红了。
无意的?他是说他没有认真起来就轻松把自己制服了?
这下真的生气了,绿谷还没反应过来,爆豪就已重重把门摔上。
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绿谷狠狠拍了自己一下,“我真是……”明明告诉过自己绝不能用自己十年后的力量让小胜有什么压力的,没想到还是让他生气了。
其他人可能还会反感爆豪爆炸的自尊心,但作为竹马竹马的绿谷却早已明白小胜的性子,一系列吵架总是他先服软,小胜生气第一时间找自己的不对之处已经是习惯了,像小胜这样爱炸毛的猫就应该顺毛撸,撸一撸就会觉得,其实这样也挺可爱的。
绿谷看着自己手中已经有点凉了的饭团,又看了看门,估摸着自己大概不能进去了,有些失望的低下头,像一颗蔫儿了的绿叶菜,也没办法,只能在小胜家周围找个地方悄悄呆着。
他这个方法显然是有经验的做法,不久,爆豪便又打开门,四处张望,看没有绿谷的身影,便出门。依绿谷的经验,估计是觉得自己没必要为这么点小事打乱计划,去买早饭来着。
大绿谷悄悄尾随上去。
爆豪总觉得周围有什么不对劲,一开始还以为是大叔绿谷又在跟着他,可四处查看又什么都没发现,心里那股火气就上来了。
他加快脚步,走进一所他之前从未去过,想来大叔绿谷也该不熟悉的bar。大绿谷远远一瞧这地方怎么熟悉得很,走近一看,卧槽,这不是他成年后还没有和小胜交往时会去的gay吧么?小胜知道这是哪儿吗就去,他还是未成年啊喂!也没个人拦拦。
绿谷赶紧进去,bar里光线很暗,爆豪已经进去一段时间,一时间也看不见他。绿谷着急了,这里可什么人都有,有绅士也有变态,小胜这么可爱很危险啊……话说其实变态还好啦,小胜会好好料理他们,但是绅士什么的……
他想咬手绢。
话说小胜不会来过这儿吧?
……
小胜,你在哪儿?
爆豪进来的时候就觉得这里不太对劲,为什么这里的女生不仅个高,而且说话声一个比一个粗犷,还有为什么有男人在接吻,那三个脱裤子的是想干什么啊喂!
他小脸一红,低头无视一众惊讶的目光,随便就找个没开灯的房间冲进去,关上门,本以为可以松一口气,但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黑暗中似乎有几双眼睛在反光。
房间里有一瞬间的尴尬,原本在这个房间的几个人看突然闯进来一个似乎还没成年的孩子,很懵懂的样子,都不知道该怎么缓解一下这个尴尬的气氛。
“额,咳,小兄弟,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这个房间已经有人了。”
爆豪一瞧,卧槽,几个大男人赤身裸体躺在一起,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再傻他也该知道自己这是进入什么禁地了。
他张着嘴一顿,随后以迅风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又冲了出去。
但一出去,他就看见大叔绿谷似乎在找他,一急,他又冲进了对面黑着的房间。
这次他却没有这么好运。

如果觉得写得还不错,请天使们点左下角小心心❤

评论(8)

热度(116)